黄明朗:从甬商看“我们的价值观”

《向东是大海》塑造了周汉良、董如海、董芝霞、朱道山等一批扎根四明大地沃土、富含浙东文化基因的甬商人物群像。值得一提的是,剧中一些主要人物和重大情节,多以当时的真实原型为基础,这为我们解析“宁波精神”提供了鲜活的样本。

勇于担当。敢作敢为,勇于担当,源于高度的责任意识和牺牲精神。周汉良两次冒死勇闯虎穴,同海匪金三庆斗智斗勇,救出董如海、董芝霞父女;法国人妄图强行征收上海四明公所,周汉良带领在沪宁波人与之抗争,以法国人妥协告终;日本人企图安插听话的董芝恒把持宁波商会,周汉良挺身而出与其竞选,粉碎了日本人的阴谋;日本人制造爆炸事件,要挟周汉良关掉国贸公司,允许日本商品在国贸公司出售,周汉良宁死不屈;董华飞在绞杀日本人的行动中被捉,周汉良勇闯魔窟救出董华飞,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。

奋力开拓。宁波商帮务实勤勉,永不言败。他们白手起家,荜路蓝缕,多次在事业濒临绝境时力挽狂澜,重新走向兴旺。他们善于审时度势、开拓商机。周汉良在上海从染料行起家,然后拓展航运、成立钱庄、兴办水泥厂,成就斐然。洋人对他展开联合绞杀,甚至采取“杀人杀心”的卑劣伎俩,但周汉良在华商联盟帮助下与洋人奋力抗衡。正是这种与时俱进、勇于开拓的精神,使甬商后继有人,在当代还涌现出董浩云、包玉刚、王宽诚、邵逸夫等出色的代表人物。

忠实诚信。“人无信不立,业无信不兴”。在恒通钱庄面临倒闭时,老一辈甬商董如海承诺让所有散户入股恒通,力保董家信誉。董芝恒暗中同朝廷官员宋锦贤商量从事解库生意,董如海信守诺言,不惜父子反目,断然回绝“送上门来的生意”。董如海选择周汉良接班,实质上是选择了忠实,选择了诚信。恒通被董芝恒掏空,周汉良信守承诺,在几年间还清所有欠债;到上海后,周汉良盘下一家小店做染料生意,前店主负债累累,周汉良毫无怨言,一一偿还;结拜兄弟范小恩出卖兄弟情谊,周汉良毅然与其割袍断义;由于战争,染料货源断绝,唯独周汉良能将“水泡货”还原为正品货,但他不乘人之危,不搞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,以“水泡货”的价格卖给各大染料行。这一切,成就了周汉良如山的信誉,使甬商、华商团结在他的周围。

爱国爱乡。甬商崛起之初,就受到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官僚卖办的压迫,使他们体会到必须互惠互济才能共渡难关。在恒通倒闭时,是宁波钱业公会出面担保,平息了挤兑风波;在“水泡货”竞标时,周汉良资金不足,是四明公所和董芝霞鼎力相助才如愿以偿;在周汉良同四大轮船公司竞争濒临破产时,是朱道山说服华商联合出资,才使龙记最终赢得价格战。甬商逐渐从互惠互济的乡情乡谊,升华为高尚的爱乡爱国情怀。周汉良联合钱业公会发展宁波;在国货受到洋货挤压时,他成立国货公司与之抗衡;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难时刻,为抵御外侮,他不惜花掉龙记最后一分钱。

今天,与周汉良们所处的社会环境、面临的历史任务相比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甬商的血脉、气概和业绩,值得我们世代传承,发扬光大。优越的社会制度、先进的生产力,必将产生更加优秀的文化、更加先进的意识形态,为“宁波价值观”赋予更加丰富的内涵,进一步巩固全体市民最基本、最广泛的思想共识,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。

《向东是大海》塑造了周汉良、董如海、董芝霞、朱道山等一批扎根四明大地沃土、富含浙东文化基因的甬商人物群像。值得一提的是,剧中一些主要人物和重大情节,多以当时的真实原型为基础,这为我们解析“宁波精神”提供了鲜活的样本。

勇于担当。敢作敢为,勇于担当,源于高度的责任意识和牺牲精神。周汉良两次冒死勇闯虎穴,同海匪金三庆斗智斗勇,救出董如海、董芝霞父女;法国人妄图强行征收上海四明公所,周汉良带领在沪宁波人与之抗争,以法国人妥协告终;日本人企图安插听话的董芝恒把持宁波商会,周汉良挺身而出与其竞选,粉碎了日本人的阴谋;日本人制造爆炸事件,要挟周汉良关掉国贸公司,允许日本商品在国贸公司出售,周汉良宁死不屈;董华飞在绞杀日本人的行动中被捉,周汉良勇闯魔窟救出董华飞,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。

奋力开拓。宁波商帮务实勤勉,永不言败。他们白手起家,荜路蓝缕,多次在事业濒临绝境时力挽狂澜,重新走向兴旺。他们善于审时度势、开拓商机。周汉良在上海从染料行起家,然后拓展航运、成立钱庄、兴办水泥厂,成就斐然。洋人对他展开联合绞杀,甚至采取“杀人杀心”的卑劣伎俩,但周汉良在华商联盟帮助下与洋人奋力抗衡。正是这种与时俱进、勇于开拓的精神,使甬商后继有人,在当代还涌现出董浩云、包玉刚、王宽诚、邵逸夫等出色的代表人物。

忠实诚信。“人无信不立,业无信不兴”。在恒通钱庄面临倒闭时,老一辈甬商董如海承诺让所有散户入股恒通,力保董家信誉。董芝恒暗中同朝廷官员宋锦贤商量从事解库生意,董如海信守诺言,不惜父子反目,断然回绝“送上门来的生意”。董如海选择周汉良接班,实质上是选择了忠实,选择了诚信。恒通被董芝恒掏空,周汉良信守承诺,在几年间还清所有欠债;到上海后,周汉良盘下一家小店做染料生意,前店主负债累累,周汉良毫无怨言,一一偿还;结拜兄弟范小恩出卖兄弟情谊,周汉良毅然与其割袍断义;由于战争,染料货源断绝,唯独周汉良能将“水泡货”还原为正品货,但他不乘人之危,不搞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,以“水泡货”的价格卖给各大染料行。这一切,成就了周汉良如山的信誉,使甬商、华商团结在他的周围。

爱国爱乡。甬商崛起之初,就受到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官僚卖办的压迫,使他们体会到必须互惠互济才能共渡难关。在恒通倒闭时,是宁波钱业公会出面担保,平息了挤兑风波;在“水泡货”竞标时,周汉良资金不足,是四明公所和董芝霞鼎力相助才如愿以偿;在周汉良同四大轮船公司竞争濒临破产时,是朱道山说服华商联合出资,才使龙记最终赢得价格战。甬商逐渐从互惠互济的乡情乡谊,升华为高尚的爱乡爱国情怀。周汉良联合钱业公会发展宁波;在国货受到洋货挤压时,他成立国货公司与之抗衡;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难时刻,为抵御外侮,他不惜花掉龙记最后一分钱。

今天,与周汉良们所处的社会环境、面临的历史任务相比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甬商的血脉、气概和业绩,值得我们世代传承,发扬光大。优越的社会制度、先进的生产力,必将产生更加优秀的文化、更加先进的意识形态,为“宁波价值观”赋予更加丰富的内涵,进一步巩固全体市民最基本、最广泛的思想共识,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。

Author: hth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